莘仔

假如他们是律师04-05

 私设如山   只是自己的一个脑洞

可能会有occ

短小  

我是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手




04

叶修的出庭打乱了刘皓的全盘计划,这份慌乱在庭审中充分的表现了出来,在质证的时候刘皓的表现简直是前言不搭后语,导致庭上的冯庭长不得不开口提醒了一下。

“原告律师,是否需要休庭让你和你的当事人核实一下案发时候的情况。”

“不用了。”刘皓抹了把额头,深呼吸冷静了一下才开口到,“在庭前我和我的当事人就本案案发情况已经经过了深刻的讨论,我对案发时候的状况是十分清楚的。我方当事人在案发时已经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也是符合操作的惯例,我认为我方当事人在事故发生的时候是没有任何责任的,反而被告方没有在事发第一时间到达案发地,我认为这个是被告方的失职行为。”

叶修对刘皓这一段显得咄咄逼人的话似乎没有任何反应,坐着旁边的乔一帆开口接话道:“对于原告律师的这个意见,我方律师也和我方委托单位进行过核实,并且我们找到了一位当时在案发现场的目击证人同时也是这个案件中施工单位的承包方,现在我们当庭向法庭申请这位证人作为第三方的身份加入到本案的诉讼中来。”

庭审席上的三位法官似乎对叶修这种不安套路出牌的庭审节奏已经绝望了,在短暂的合议庭讨论后冯庭发布了合议庭的意见。“经合议庭的短暂讨论,认为被告方提出的证人对本案调查有着直接的关联的关系,因此准许被告的请求。由于案件复杂涉及关联较多,今天的开庭先到此结束,被告方在庭后补交书面的追加第三人申请书,下面休庭!”

 

 

 

05

三天后,李艺博收到了叶修寄来的追加第三人申请书,并且附一堆的证据,厚厚的寄来了一小箱子。“我的天,这家伙是有多懒啊,他们兴欣律所和咱们法院骑自行车也就十五分钟的车程,这家伙愣是寄了个快递过来。”

“可别抱怨了,他能记得这个事情我们就应该谢天谢地了。”潘林探过脑袋来瞄了箱子里面一眼,“老李你看看,那个第三人有没有代理人,我该给他寄下次开庭的传票了。”

“。。。有代理人”李艺博一脸绝望的合上了纸箱子,“是蓝雨的黄少天。”

黄少天和叶修的组合?这开庭了还怎么搞!潘林生无可恋的往桌子上一趴,宛如一条搁浅的咸鱼。

如果说对于叶修的出庭第十区的法官们只是略有抗拒的话,那么对于黄少天的出庭就是整个法庭的噩梦,尤其是书记员们,对于黄少天的垃圾话攻击他们绝对是第一受害者。曾经有几个书记员跟了一遍黄少天的案子,下了庭后直接找了院领导,表达了一番希望能购入一台语音识别的软件来应用到庭审中减轻记录的负担。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法庭上这语音识别系统使用了才没多久就发生了死机的情况,后台服务器显示表明是操作频率过高导致死机。

黄少天,一个用垃圾话打败了机器的男人,第十区的法官们纷纷表示,很好很强大。 


假如他们是律师。。。

私设如山   只是自己的一个脑洞

可能会有occ

短小

我是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手

 

01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也预示着第十区法院水深火热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潘林几乎是踩着点到达办公室的,对面办公桌的李艺博似乎已经开始工作了一会了,抬头瞄了慌忙的潘林一眼,“我掐指一算,你是不是今天又堵在高架上了。”

“我靠,我已经提前20分钟出门了,星期一的高峰真的不是闹着玩的,高架上堵得严严实实的,动都不给我动一下。”潘林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又把胸前别的国徽正了正,“哥真的是帅气万分!”

“有这个闲工夫自恋不如赶紧再看看案卷吧。”李艺博合上了正在看的证据,并将顺序重新整理了一边放在了一边才端起了马克杯喝了一口咖啡,“你是不是忘记今天早上有冯庭的案子,我们俩是合议庭的成员。”

!!!完全忘记了!!!

 

 

02

刘皓很早就到了法庭,他对这个案子有着充足的信息,甚至没有让当事人出庭。他将公文包放在一旁空的座位上,并掏出了手机开始刷游戏。

“哟,来的挺早。”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拉着拉杆箱走到了对面原告席上坐了下。

刘皓并没有抬头,继续刷着他的游戏,“早点来早点结束,就这个么个破案子,三十分钟可以搞定了吧。”

“那可不一定。”

刘皓猛地抬起头看向那个靠在法庭门口正在抽烟的身影,似乎是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半晌才后牙槽里挤出了僵硬的一句,“这么巧叶哥,您老这么快就找到新的事务所了啊。”

“是啊。”叶修又吸了口烟,歪了歪了头随意的笑了一下。

“哎呦,那您老现在是在哪个所啊,待遇和原来在嘉世比怎么样啊。”刘皓一脸担忧的样子,心里的弯弯却过了千万道。好不容易把这个瘟神从嘉世挤兑出去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到了他,真的是阴魂不散,今天这个案子,怕是难了。

 

03

“叶律师,法庭附近,禁止吸烟。”冯宪君老远路就闻到那烟味,走进了一看真是的恨不得一巴掌糊到那个正在吞云吐雾的小子头上。

叶修倒是动作敏捷的把烟一灭往身边的垃圾桶上一扔,三步并两步往原告席一座,顶着他微胖的脸万分纯良的眨巴了一眼冯宪君,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老冯觉得他的拳头饥渴难耐了,身后的李和潘两人早就已经眼神死了。

对于有叶修出庭的案子,第十区的法官们其实是拒绝的,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的。。。

“第十区法院审理的人身损害案子,原告委托代理人兴欣律师事务所的叶修律师出庭,委托代理人实习律师乔一帆出庭,被告委托代理人嘉世事务所的刘皓律师出庭,双方代理人对对方的出庭人员没有异议,现在我宣布,开庭!”


和基友去看了电影全场打鸡血……然后我发烧了